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English
网站首页
【广州日报】赌城来了特别的拜年客:“袋鼠跳男孩”与“肉团手女孩”
审核:宣传科    点击数:3316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2-18    字号: 放大 缩小

        刚刚过去的年初九、年初十,太阳城娱乐有限公司烧伤科接连来了两位特别的“拜年客”——“袋鼠跳男孩”“肉团手女孩”。他们都是婴儿时因烧伤意外而致残,在社会救助与医生救治合力下,一个不再跳着走,一个“长出”10个指头,而且都考上了大学。

        拥有正常而平凡的人生,对他们而言无比重要,意味着对社会对医生的双重感恩与回报。

 “袋鼠跳男孩”:将是一名数学老师

        23岁的广东河源大男孩陆若泽,与创伤修复专家陈华德教授一起进门,一般小伙子一样,甚至落座后也没把重残右手藏着,大大方方地放于胸前台面。

        “刚见到他时,2011年,15岁了,总身高才150厘米”,陈华德回忆,那么清秀的孩子,单着脚跳行,见着陌生人,拼命将严重粘连而畸型外翻的双手双脚藏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原来,1997年,才1岁半的阿泽被床头烛火打翻而烧起的大火严重烧伤,简单治理导致3岁时手脚皮肤粘连变形,自始开始仅以略好的左腿跳着走路。九岁才上一年级,只能左手写字,却一直成绩在班里排前三位。

 
2011年本报对阿泽的报道

        阿泽一直庆幸,妈妈没有放弃,最终找到了“全国娱乐标兵”、时任省医烧伤科主任的陈华德。

        阿泽家境贫困,陈华德向周边朋友、社会募捐“化缘”,三四年间竟然共为他筹得约30万元的费用。阿泽利用寒暑假前后8次住院,做了9次以上手术。

        他还记得,2011年5月第一次手术后,懂事以来自己的双腿第一次松解了,伸直了,自己都被奇妙的感觉惊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仅仅一年后,准备做第7期“右踝关节伸直手术”的阿泽,已经以阳光大男孩的样子出现,长高了18厘米,左右腿高度差从第1次术后的7厘米减到了3厘米。

 
2019年春节年初十阿泽回省医拜年

        如今,阿泽连垫高的“特制鞋”都不用再穿,身高170厘米、体重65公斤,完全就是一名帅小伙。虽然还得“重用”左手,但分离好的右手已经是强大助力;还不能长跑,但短跑400米不成问题;打篮球还勉强,但他喜欢的羽毛球没问题!

        更让人惊喜的是,阿泽已经考上了岭南师范学院,正在上大二,如无意外,两年后将是一名数学教师。

“肉团手女孩”:撑起了一个家

        比阿泽早一天的来省医拜年的,是“肉团手女孩”罗新娣。也是河源人的新娣,2岁时双手被开水烫伤,因为误信游医,被治成了重度残疾,五指全都黏合在一起无法分开,形如肉团(本报曾于2002、2005、2010年、2012年连续追踪报道)。

 
2002年本报对新娣的报道

        新娣几乎就是阿泽的榜样与希望,正是看到新娣的故事,阿泽妈妈寻到了陈华德教授。

        从2002年开始,在社会救助与省医团队的救治合力下,新娣10年间做了超过9次手术,医疗救助用近40万元。如今的她,从小女孩长成大女孩,几乎跟陈教授一样高了,漂亮、大方、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 新娣双手的10个手指头全部分离出来,功能已经恢复了70%,握笔写字、画画都无碍,写的钢笔字连陈华德教授都说“漂亮”。

        新娣比阿泽更早考上大学,已经毕业投身社会,虽然没能实现当医生的想法,但月薪数千元,帮着父母撑起了一个家,了不起。

受助者:因人生回复正常而感恩不已

        新娣、阿泽是特别的“拜年客”,但原来,术后回复正常的每年春节、中秋,俩人都来看望陈华德教授,省医被他们当成“新生之地”。

        阿泽说,从记事起就知道自己是不幸的,尽管大家不歧视他,但别人能玩的游戏、能去的地方,他跳着做不成,只能默默独自发呆。越是成长,畸型越发严重,找到陈教授前,他都有点“跳不动”了,越来越多呆在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陈教授把我从生命的死胡同里拉出来,甚至称得上赋予我新生。”阿泽说,没有人比他更懂得人生回复正常是多么幸福的事,因此对于陈教授,他的感情已经从感恩到萌生敬爱,心里把陈教授当成爷爷一样的亲人。

        在阿泽看来,陈教授还象2011年初见时那么儒雅有魅力,“我老了,你看你们都这么大了,有出息了……”陈教授的话音未落,阿泽就急急地说:“哪有老呀,您还是那么四处奔忙着帮助人!”

 
2018年中秋回省医“探亲”,从左起分别是新娣、陈华德教授、阿泽、孙传伟医生

助人者:“他们好了,比我自己发了财还高兴!”

        陈华德教授一直珍藏着一幅画,是新娣2012年完成治疗后亲手画了送他的,是他亲眼看着,新娣用十指健全了的手,握着彩色笔在纸上小心翼翼地画了一个心形,并且写上了“感恩”两个字,“每次回想,心都软了”,陈教授说,好象那些为她一做手术就连站8小时的苦,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 陪着阿泽见记者的时候,陈教授一直笑着,慈爱地看着阿泽说话、写字,走动,真的跟看孙子一般。“阿泽说,将来当老师,为社会服务,教育好后代,还要以亲身经历感动社会,你们看,这孩子,思想很进步吧?”陈教授笑不拢嘴。

        工作中陈华德了解到,在广东农村尤其是贫困山区,像阿泽、新娣这样的孩子还有几千个,烧伤烫伤又未能及时正规治疗,致残率很高。他一直呼吁成立全省性的烧伤救助公益基金,帮助贫困烧伤患儿尽早得到救治。

        在救治新娣、阿泽后,省医烧伤科计划推进了与太阳城残疾人联合会合作,为200~300个烧伤、畸形的儿童进行免费手术,除了赌城能提供免费的手术,术前麻醉、术后用药需要大量资金需要社会大力支持,陈华德还得象帮新娣、阿泽那样四处“化缘”。

        哪怕如今退休了,公益救治项目也一直没停过。

        “很多人问我,这么累值不值得?”陈华德教授坚定地说,看着孩子们好了,可比自己发了财还高兴,“值得,太值得了!”


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:何雪华 通讯员 靳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