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English
网站首页
2019,我们这样过年
审核:宣传科    点击数:4259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2-11    字号: 放大 缩小

        2019新春佳节,年味散落在中国的每一片土地上,在每个岗位里,如春风一般渗入每个人的心田。今年的年味,可谓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    每一次过年过节,我们心中都不禁升起一种“愁”。是不能承诺的无奈,是不可期待的忧伤,也是无法逾越的情怀。随着年关的挨近,归家又多了一份期待。然而,年二八了,神经科的病人人数、急危重症患者人数、抢救次数、治疗量和管道护理量、人力资源的调配却是历史之最。要说那是两个监护室也不为过,可是我们的却是普通病房。护患配比是远远不足的。

        可我们依然坚持在一线的岗位上。从那一夜开始,我们增加了夜帮班。可上班开始就一直在抢救,持续了8个小时抢救后患者病情终于稳定了下来,可另一个病人又开始病情加重,继续抢救。最后转重症监护室的途中就开始了心肺复苏 ,却也回天乏术。尽管那一夜,我们忙得滴水未进,厕所也顾不得跑一趟。却仍然只能叹息生命无常,安慰自己已然尽力。当自己拖着沉重的双脚,走上回家的路时,已不知烈日当头,只觉生命在透支,心肌在缺血。猛然跳出一个词:“猝死”!心里一惊。可是这工作就是这样,害怕吗?终归要有人做的。

        这样的“年”,在春节期间每一天都在上演:病情不稳定需要抢救的患者,十多台心电监护,十多条胃管、尿管,五六个需要吸痰的患者。一大早,要做的晨间护理,起码得干上两三小时。每小时需轮流为不同的患者吸痰,保持呼吸道通畅。一长排一长排的补液,摆满了治疗室的桌面,密密麻麻。治疗盒里,一捆一捆的静脉、非静脉治疗,盖也盖不上。每天40多瓶的丙球冲击治疗,注射器,输液管塞得治疗车抽屉快要溢出,要清理的医疗垃圾一车都堆不下。干活的人儿,推着满载的护理车,来去一阵风,一刻也不敢停留。当一头扎进在病房里,想抽身喝口水,上个厕所那都是难事。每一个班次,想要正常下班都是不可能的。倘若下班能有口水喝,那已是最幸福的事,更别说吃饭吃得得有多匆匆。每一次下班,都感觉全身力气已被抽空,像焉了的花,瘫坐在凳子上,不想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 这就是我们的“年”,是苦,是累!可是这就是我们这一行的常态,只就是被年味熏陶而发的感触罢了。忙碌中能有一口热水喝,一餐热菜吃,我们就已经知足。看着领导们给我们准备的年货零食,吃着领导们为我们准备的工作餐,看到病人的康复,听到家属的感激的话语,我们又满血复活了!


通讯作者:神经科   郑秀、陈晓珊